这不是一本关于美食的书(图)

你是不是觉得日本好多的作家都有点神经质?读的日本小说多了,遇到这种神经质的几率就比较多一些,虽然我是第一次读村上龙的小说,但是迎面而来的,是这种只有日本作家才有的......

  你是不是觉得日本好多的作家都有点神经质?读的日本小说多了,遇到这种神经质的几率就比较多一些,虽然我是第一次读村上龙的小说,但是迎面而来的,是这种只有日本作家才有的神经质。不过毫无疑问,这本《孤独美食家》(湖南文艺出版社)的三十二个小短篇还是十分好读的,美食的享受给你想象的空间,但是对于美食家的人生,更多的是让你费解。读这样的小说,切不可以太认真,不要试图去揣度作者的生活,你只需跟随一种感觉,而这样的感觉,实际上正如这位孤独的美食家在食物中的体悟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

  我想起来了第一次读的有关美食的书,那是殳俏的《人和食物是平等的》。日本真是一个培养吃货的国家,更加是一个培养不但吃而且还写的吃货的国家。几年的留学生活就让殳俏写了那么一本神奇的书,不仅吃,还要告诉你怎么吃,顺道给你讲讲吃的故事吃的来龙去脉;再说起“吃”,我想起了日本作家茂吕美耶的书,能够让你看着纸快要滴下口水。

  相比起美耶阿姨的平民美食,村上龙笔下的“吃”就高端多了。你只能想象,比如香港那超过一万元(不知道是日币还是港币啦)的白灼响螺片到底是什么滋味,能让人用“爱的力量”来收尾?法国艾慈村的松露,为什么能创造出饥饿感、恐惧和至福?羊脑咖喱象征着富有刺激的徒劳……实际上,你我终其一生,也难有“他”的经历,也难有他的口福,于是,也就自觉的不会对着书本流口水,这一切只能想象啦。他的确是一个孤独的美食家,所有关于美食关于吃和人生关于吃和性,都存在于他自己的小宇宙里,你我只可远观,仅此而已。

  于是,作者也就有这样任性的理由。美食家的幸福不需要分享,所有“食色性”都是孤独的,不需要理会的。村上龙笔下的美食,另一个隐喻面是“性”。日本人是不讳言“性”的,他们认为,欲望的顶峰是虚无的美丽的,当然,也是孤独的。美食的享受大概和性的享受是想通的,在村上龙笔下,美食家穿梭在一个又一个的国家,享受着五光十色光怪陆离的上层生活,除了“吃”,他的生活中也少不了“性”。“性”和“吃”总是同进同出,最后收尾的感受,却是空虚和虚无。美食的极端享受,或许就像性爱的最高享受,不禁又想到渡边淳一《失乐园》中关于极致性爱的描写所有幸福的最高峰就应该留在那里,在爱得最美的时候死去。可能很难理解,但是也无可厚非,这就是日本人的人生观啊,就是他们独有的“物哀”美学。在最美的时候消逝,和村上龙写吃石蟹异曲同工。当一个人真的享受到了美食的最高境界,不去死掉,也就只有心灰意冷了。

  食与性的最高享受,居然不是幸福,是空虚。在食与性的饕餮盛宴后,村上龙说:崩塌变成幸福的象征。你可以触摸到他灵魂中的孤独,这样的孤独,或许是他本人的,或许只是他下笔的必须,但是我却认为这是作者的潜意识。人生体验过太多的欲望的极致,反而陷入虚空。他并不在乎你读到了什么,只在乎他当下的感觉。他的孤独只有自己能体会,他的美食只能自己独享。而我,不知道为什么,却感觉有点伤感。

上一篇:这些广州园林酒家 鲁迅巴金曾来“打卡” 下一篇:楼外楼老资料里的名人趣事(组图)

水果沙拉

闽菜——砂锅鲶鱼汤
中法两国的咖啡文化
和林羊肉暖锅
港式茶餐厅特色菜-脆皮叉烧
中餐礼仪:你容易犯错的礼仪
中国饮食文化